leucism雫

无规律掉落

朦胧的冬天的太阳 思念在柔煦阳光的照耀下是万花筒中的彩色玻璃

徐徐转动着缤纷色彩 变动的图形

隔着一层心镜 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华美风景 无意地醉人

余温尚存的追忆 是没有死去的鸟儿 体态轻盈 乘着透明的北风展翅了

飞入淡淡勿忘我色的高远之空

众人穿梭奔波的城市 就像一场观众寥寥的冷落电影 谁也无非披着乏味无趣的人设苟活 是尾巴被拴在柱子上大大小小的狗

带着狗链而活不曾自知 或者短暂地了悟了却还是踏入了自我蒙蔽的老路

为了活得更久一些 为了在钢丝束身衣和自己的肉身之间加一层软垫 竭尽全力

等不到曲终人散 没有谢幕的千秋之梦

说着徒劳无益的梦话 洋洋自得地给自己的牢笼添砖加瓦

怀着虚假的塑料花姐妹情谊观看着 因为低俗的热闹而忍不住扬起了嘲弄的嘴角

还是佯装看破红尘的修行之徒 做背着厚壁之宅的乌龟 随时缩进坚不可破的堡垒 陷入装模作样的冥想度过那千疮百孔的蹩脚之梦所填充的白昼

白日的气球 圆滚滚地漂浮着 

欠缺天赋和体力的演员轻易地让自己在舞台上频频出错 丢尽洋相

硬着头皮红着脸尴尬到无以复加还是信了有毒的鸡汤坚持演下去

被灿烂灯光激起了紧张情绪 忘记了事前背好的台词 笨拙地咬着不灵光的嘴唇 居然开口说出了在这部戏里不被允许的禁语

戏精失格的恐惧是一只异龙爪揪住了我 好像有撕裂的痛上窜下跳

接着我被判定为麻烦危险的不合格品 被理所当然地隔离了

如愿以偿 忍不住唱了一句失传已久的淋歌“爱若变成了刺~思念也成了痴~噢~液~~~”表达我内心按捺不住的激动

有生以来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的唇有那么灵活和自由过 就好像漫不经心地吹一口气 能让万类皆黄的土地突然之间焕发生机 变成四月的花田

强大又纯洁 丰沛的生命之力为我所有 手铐脚镣全都不见 与更崇高更尊贵更不凡的存在以一道细细的看不见的线相连。

迷迷糊糊地被强行开悟 兴之所至 在灰暗的水面转起了圈 以为自己是脱胎换骨的天鹅 无不高傲地跳起了王者之舞

评论

© leucism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