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ucism雫

无规律掉落

关上每一扇门(测试用翻译)

关上每一扇门 

第一章

I

“关上通向我的每一扇门,藏起所有的世界。封死全部的窗户,把光芒拒之于外。”

这个房间老旧但是干净无尘,这本该是个杂乱无章的地方,却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各种各样过去的小摆设和工艺品,伴着伤痛和爱得到的东西,都有条不紊地整理成排成垛,倚靠着被严重剥蚀的墙侧。一根细线悬挂着一个孤零零的灯泡,忽明忽灭的怪诞阴影投射于房中之物。空气陈腐而安静。

锁链的嘎嘎作响打破了寂静。这个房间唯一的居住者勉强地在给与他的薄垫上换衣(没有床)。他慢慢睁开绿色的眼睛,困惑而茫然。英/格/兰不能清楚地想起那一夜之前的事情—模糊的刺鼻气味、酒精和朦胧的轮廓。他的头阵阵抽痛,喉咙干渴得灼热,但是他努力地坐起。他慢慢地意识到他在哪里,伸手触到了垫子旁的一个箱子。他的眼睛睁大,迷惑而慌恐,因他注意到自己的手腕上有一环枷锁,一条锁链连接着墙壁。

门另一侧传来的渐近靴音被偏头痛放大。英格兰焦虑地注视着木质的隔绝者,有些希望这仅仅是一个大错误、一个玩笑、一个误解。

门把手吱吱转动,英格兰屏住呼吸。

他利落而不安静地走进房间,每一声金属音和皮革的呻吟都绕着英格兰的脑袋。

“早上好,英格兰。”

声调明亮欢快,虚伪的无辜。英格兰以示威的目光看着擒获自己的人,或者说是在锁链和抽搐的头痛之下使自己尽可能显地充满反抗意味的蔑视。

“我看你又喝多了。”他失望地发了句牢骚,伸手抚过沙金色头发。英格兰努力挣脱,然而发间的手指像钳子般抓紧,他必须压抑住自己吃痛的呜咽。“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乖?”

他的头向后扭去,英格兰气喘吁吁道:“我没喝多,我知道我没有。”

“哦,可怜的英格兰,这么迷茫。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见鬼去吧,”英格兰吐以怒斥,“让我走!

他被扔在垫子上,身体被一个结实的体重固定。“第一课,亲爱的—顺从。”那低语既愉悦又邪恶。英格兰浑身颤抖,在闭上双目之前,他看见一道铁的闪光向他刺来。

疼痛并非完全超乎意料,当刀子深入肩膀时,英格兰拼命抵抗着尖叫的冲动。那金属刮擦着骨头,泪水盈满他的眼睛,但是他不会让它们落下。不会为了这个。

“来吧,英格兰。为我惨叫吧。”

他猛烈地摇摆着头部,诅咒那把来回扭动的刀。他置身在巨大的痛苦之中,他不能思考,他不能思考—但是他也不能呼叫:他不会让这个人心满意足。刀扭转地更为用力。伴着使人作呕的断裂和令他晕眩的痛楚,他感觉肩膀的骨头被毁坏了。一缕哭声逸出他的嘴唇。

“就是这样,英格兰,继续。”包含着鼓舞,鸽子般可爱温和的话语。他重复着插入和抽出刀子,开始很慢,让英格兰以为他要放弃了,然后猛烈地插进去,一次又一次,每一次插入都增加着速度和力量。“哭叫着求助、求饶。你总是这么保守。呼叫我的名字,这样人人都知道你属于谁。”

英格兰啜泣呻吟不止,他可悲地反抗着,泪水还是夺目而出。光滑染血的刀子,滑动着撕裂他的肉体,向下移动到他的肋骨,这时他张口哭叫:

“亚美利加!”

 

法兰西哼着小曲打开英格兰的房门,那是一首他不能立刻想起名字的古老英国民歌。他咧嘴痴笑着,考虑着今天他会对他最喜爱的对手玩的恶作剧—也许他惊吓地死过去。

关上身后的门,他有些不解地环顾四周。房子太过沉寂,通常来说英格兰会用立体声设备高奏朋克摇滚,当他在读莎士比亚的时候。

然而窗前的摇椅空空如也。法兰西走去检查厨房—神啊,帮帮他吧,如果他发现英格兰在那里—当他发现一些东西摆在不合适的地方。标记着“S”的书架混乱不堪。千真万确,有一本例外的书置于其他书的顶端,但是法兰西知道,英格兰对于自己书的排序一直细致慎重、循规蹈矩。每一样东西都按照字母表排列、有一个特定的位置,而且最重要的,一切都很妥帖适当。

好奇心切,他拿起那本平放的书,检查标题。《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他检查了其他书的标题,努力地把错落的书放回正确的位置,可总是不合适。愈加好奇地,他遍观这座书架—发现了罪人。那是一本破旧得快要翻烂的十四行诗集,英格兰从不把它和别的书收在一起,而是放在摇椅上以便阅读。一声叹息,法兰西抽出那本诗集,为那本悲剧腾出空间,然而一张纸从书页间轻柔地掉出,飘落在地板。

何等奇怪。放下《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他翻动那本十四行诗集,翻开到那张纸脱出的一页。十四行诗116的一页近乎全毁,污脏一片就像覆盖着干掉的茶渍。掉落的纸上有亚瑟的手书。看起来像是他手写了那首诗去取代被毁掉的一页。法兰西浏览了那张纸,微微嘲笑他竞争对手的执着。

我不承认两颗真心的结合会有任何阻碍

爱将不再是爱,如果它改变了因为对方的改变

或者弯折了因为离—

一道墨水的痕迹斜划过纸面,划得很粗暴,就像钢笔猛冲而过。弗朗西斯的眼睛眯紧。英格兰究竟在玩什么?

他把书置于它本该属于的摇椅上,再往房子内部走去。英格兰不在厨房,英格兰不在卧室,英格兰不在浴室。他把耳朵紧贴在通向地下室的那扇锁住的门上,然而他听不见癫狂的笑声和毛骨悚然的颂歌。就好像英格兰已经消失了一样。

他查看了时间,疑惑地皱眉。下午茶时间到了。英格兰宁愿放弃世界,也不会错过它。

拿起手机,他拨了个熟悉的号码。

评论(1)
热度(1)

© leucism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