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ucism雫

无规律掉落

Behind the mask续翻

“你是对的,也许我不应该对他抱太多期待。英/格/兰需要有人帮助他站立和行走。我们不能让他像只小动物一样到处爬。”法/兰/西表示赞同,把英/格/兰放回地面。

法/兰/西看向他的表,不情愿地站起。“我想待得更久一点,但是我的上司想看我在干正事,所以我必须走了。”

“啊,这真得很遗憾。但是我会一直让你知道英/格/兰的情况,好吗?”加/拿/大也站起来,做出提议。

“别担心,我会尽快来拜访的。”法/兰/西漫不经心地挥挥手,转向英/格/兰话道:“下回见,我的小兔子。努力想起法/兰/西哥哥,呵?”

 

他揉乱了英/格/兰的头发,那幼小的国家把头移开,看起来很不高兴。

 

因为这个反应,法/兰/西的眼睛亮了。大概英格兰并没有忘掉所有一切。至少他还记得他讨厌头发被揉乱。

 

加拿大跟着法兰西走向门口,英/格/兰发现他又是一个人了。英/格/兰的脑海回想起其他国家说的话。当然他并不能理解他们交谈的内容。英/格/兰只能听到一串没有区别和组构的词语。

 

但是有一或两个词开始凸显。一个是那个不熟悉的国家使用的词。突然出现一个记忆的片段,当它逝去,留下来一个确切的词。法/兰/西。

 

这是那另一个国家的名字。和熊在一起的叫加/拿/大,另一个叫法/兰/西。哪一个名字他都没有印象,只是有一种它们是很重要的名字的感觉。英/格/兰不知道是如何得重要。他只知道他应该多了解他们,然而气恼的是他仅仅知道他们的名字。

 

“法……法……”英/格/兰努力去说出那个名字,然而没有成功。相比较发出那个词的音,英/格/兰想要努力去说出它,他想要努力去交谈,就像其他人那样。他知道他应该有这个能力。

 

所以为什么如此艰难?那个词在他意识中非常清晰,然而他却无力将它说出。他意识到他不知道怎么做正确的发音。他能发“f”的音,但是怎么发“r”的音?

 

这真得让英/格/兰恼火。“法……法……”面对它,他能说出来!英/格/兰闭上嘴,唇角下垂。英/格/兰感到它的嘴唇,正在做一件被称为撅嘴的事。

 

英/格/兰摇摇头,为他意识中的翻滚感到极其困惑。

 

为什么一切都如此复杂?

 

 

 

 

 

评论
热度(10)

© leucism雫 | Powered by LOFTER